海边

在线播放

E1 : S1

PDF

故事1: 第4集

 

每年有那么一两次,男长途跋涉来一趟‘海滨之旅’这是成为独立个体那年‘发明’的一个假期。从那时起,他每年都会有规律至少来一趟海滨之旅在这个世界——至少他所的世界——大海是他最为钟爱的目的地

会为他带来新的地平线。感觉无边无际,宽广无垠,仿若太空,只不过是存地球。他会到海里游泳,潜入进入有着新生物的新世界。在那里,能够窥见眼前的视野不断地延伸进未知

崖走向沙滩时,看到几个人在捡拾贝壳。这是他最的消遣。永远不知道一夜过后,大在白色沙滩上留下些什么,者还有什么被别人错过了。

“我认女人说道,这时,男子正在地上一枚小小的粉红色贝壳时。

男子抬起手挡着明亮的阳光。“是的,我清晰地记得你的声音,我尊敬的老师。再次见到你真是太好了。

“我可不是你的老师,女人应道好像纠正他远比回应问候更重要。

“我用到这个词是为了表达尊重,男子更正道。“我并不想惹生气带着一种突然升起的不安男子站起身来

“我并生气,女人仅仅是澄清下事实。我不希望我分享或相信的事物周围蔓生出‘虚假’。我的见解只是我的观点,是看向自身内里时,我之求知欲外貌至于你从中借鉴了什么有问题。对所谈到制造这些,我所有权。它们都不属于我。它们属于我们全体

“但即便如此,那感觉也像是一种教导是某种传授。不是吗?

女人摇了摇头,沉默了一会儿,一只海鸥正好从头顶过,着他们发出尖锐刺耳的叫声,仿佛在添加进一只海鸥的观点。

“不那只是一种表达,女人“我在表达自己,以便从自己身上学习。有时候,它会溢出来,被其他人听到或看到,但无论出自我的是什么,都必然源自我们‘全体’,否则我就毫无兴趣。至于你有多么喜欢听到我们‘全体’的声音,这是你的选择,但这不会让我成为你的老师。”女人指着男子继续说道。“你的老师始终都是你自己。

“这怎么可能是真的?”男子半喊道“从出生那一刻起,我们就在教导,教导我们的——父母、兄弟姐妹、亲戚、朋友、同事,当然还有各个层次的专业教师。”

“他们教给你什么?

“……每一件事男子举起双臂,仿佛一名指挥家正在指挥不同乐器汇合

“他们教导了来自哪里

“是的,当然。在生物和物理课。

“他们教二元性知识

“是的。所有的宗 教都谈论如何借助道德来航行于善恶之间

“他们教给如何生活?

“是的,宗 教、灵  道路、作家和演说家,经济学、社会学心理学的教授们——他们我们如何生活。

“他们教给你有多么浩瀚

“是的,在物理学和高等数学中,他们教导了我们有多么浩瀚

女人自顾自轻笑起来,转观看着冲击海岸搅起的白浪。

很好笑吗男子问道。

“你总是相信被告知被教导东西吗

“……不。”

“那么是谁教给了你‘不相信’

男子沉思了会儿,站女人两人面向大海,两对眼睛和耳朵细细品味着海水的运动声响

“我可以告诉你一件事,女人“你那决定者。什么教导来到你身边,你相信什么,不相信什么。什么有价值,什么没价值。做出决定的人才是真正的老师其余一切只是观点、信息和知识,如果真幸运,许还包含一些智慧。

“我们认为是老师的所有那些人,只有当我们100%相信他们时,他们才是我们的老师。而这种情况,就算曾经发生也是极为罕见的,因为一个很棒的理由”她会心微笑“在读和听到的每一件事中,我们都能找到一些不可信或不共鸣于我们真实性的。我们做次减法,像雕刻家在石头上挥动凿子和锤子,去削掉一些部分,揭示出新的形态。我们在学习的正是这种新形态的制作,因此,我们才是老师。

男子瞥了眼女人的侧脸。“那么,我的教导中是否存在核心和表面?

“你知道吗,你所接收的教导,大部分发生你的意识知觉之下

“你是在说我的潜意识?”

教导被包装进课程、故事、神话或经文抵达了意识自我你的大脑和心智。而教导本身则抵达了你的潜意识,一些来自社会编程的更细微的提示和信号。这些编程目的是教化不是为了教育你,而比较遵从精心编排着你的正是这些程序指挥这位指挥并非某个人,某项技术或阴谋势力

女人顿了,转向男子这位指挥全体性’,从始至终都全体性全体性是潜意识的师,当全体性进入时空二元性——你的实相——它显化整个‘个人时空像一种行星层级的表达,存在于之生命的每一个当下里。这种表达被释放成了一种频率、一种脉冲、一种振动。这种频率浸透特定行星时空二元性内实存着的全部存在体、全部生命形式全部客体

“我能听到吗?

不能不能以现实环境这双耳朵。

“那我假设我看不到它?

我看来,是正确的假设。

“我猜这就是为什么它存在于潜意识中。

“是的。”

“那么这位全体性指挥我做什么?你刚才暗示说它在遵从某种标准。什么标准?

“它我们遵从2件事:当关联上本行星时,我们需要去成为什么;以及我们如何通过这个身份表达这‘全体性’

男子吐出一口长长的闻到了空气中的味。“我们需要成为什么?我不明白。”

“我们需要成为我们之所是’的本质

对我而言,这感觉像循环论证。

的确就是

女人微笑着弯下腰,捡起一块小小的灰色石头,扔进海浪这一掷非常漂亮子吃了一惊

“你完全看不到也听不到这位指挥,然而却在遵从它的表达遵从于那交织渗透于全体生命及‘存在性’中的振动。它是如此地复杂,无法以语言或任何方式描绘。我刚刚将一块石头从一个实相扔向了另一个实相。我选择了这样做,但或许,石头也正渴望着这件事的发生。如果不是石头,也许是一个更大的实存体——行星。或许做出选择的也并非是我,我只是被选中了来执行这个动作。”

女人弯下腰,捡起另一块浅灰色的石头,已经海浪打得非常光滑“这块石头并未知觉到我是谁,我却在移动它,握住它,欣赏它,甚至爱它与此同时,它的某个部分却精确地知道我正在做什么,只是这个部分并非是石头

我们应该在哪儿画出一条线来区分:谁或者什么才是我们生命的驱使者谁的手在探向我们,移动我们穿越过一系列的‘当下,单个生命期内的‘当下’集合,主权体各生命期内的了女人问道。

“你在谈因果

“是的,不过,潜意识领域的因果’不同于显意识领域的因果律。它们是完全不同的2种因果形态,但又被相互连接着。一影响着另一

男子突然显得失去了耐心“好吧,这对话始于我是自己的老师这个观念。我决定着自己相信什么,不相信什么,经由这个决定,我教导自己如何……如何……如何去存在。然后你了潜意识,你的话……它们……它们突然让我感到困惑。”

女人继续凝着远方的地平线。“潜意识的确令人困惑,因为它一直倾听和观看着我们的实相全体性。它拾去各个事物的振动,感觉着这个世界,对实相中的每一个事物的本质都始终充满了好奇和求知欲。然后它将自己的发现传递给人类身体的感官眼睛、耳朵、皮肤、鼻子、嘴巴将得自‘全体性’的礼物带给了我们先是经由我们感官然后感官它们传递给我们的身体、头脑心脏伊格自我。

潜意识的体验移行于我们的人类性中时,会经历审查、定义、排除和诠释。教导就真正来自于当潜意识呈送来我们的实相时,我们如何诠释

“听上去你几乎是潜意识定义更高自己或灵魂,男子就仿佛它是最初的观察者,如果这是实情,那么我们内在的其余一切就只是在诠释那流经我们潜意识全体性实相。

这正是我的意思

“潜意识真地如此强大?

是的

“我试试?”男子伸出手,女人将石头递给了他。“如果我这块石头扔向那个方向,男子指着大海“或者那个方向指身后崖,这是我的自由意志。如果我代表潜意识,这块石头则代表我的身体、头脑心脏伊格自我,那么潜意识在做决定,而它们?怎么可能会有看不见的东西在指挥我们,而我们却甚至不知道

“我们知道,”女人坚定地答

我们知道什么?

“我们知道我们有一合体身份我们有许多部分,技术上讲,我们每个人所拥有的部分就跟宇宙拥有的一样多。我们是如此复杂。所有这些部分聚一个身份一个自我。具体到我们的情况,就是恰好一个人类存在那只海鸥或块石头,它们一个‘存在性’不同于我们的物种。没有更低,没有更高,只有复杂性不同对于我们每一个,我们所生活其中的实相,它的‘整个存在性’即是我们主权。我要表达的是对于我们称为时空二元性的这个实相而言,我们的潜意识最初观察者。

“好吧......那究竟是持有进而行使自由意志?是谁决定要将这块石头扔

“要理解这一点,你不得不先理解身份的时空二元性实相,是由构成该身份的所有部分的集体意志决定的。我们是繁复精密的,在这繁复精密性中,我们重叠和交汇于‘全体’。如果我们是单个事物仅仅只是一个事物,我们将是分裂的。因此,如果我们真一种联合,一个无限意识,那么自由意志这个概念就仅仅只是描述伊格自我在一个单个实相内对生命的观察

“所以自由意志不存在?男子问道。

它作为一个概念存在于集体性的,但并不存在于‘全体性’中。一个重要的概念需要我们去理解:二元性2极所有事物均为真。一极的真相并不高于或低于另一极的。它们属于同一个统合真相部分,这个统合真相’在不同时空内经由各个个体的实相被感知到了

“为什么会这样?”

“我们的潜意识感知对象是我们实相全体性。我们的身体、头脑心脏伊格自我则感知着我们实相中分裂性。我们潜意识提供物也是出自我们实相的所有事物可是,它观察到的是分裂’实相,因它提供也是分裂实相

“所以,你是说我们的潜意识提供给我们‘分裂的全体性’

正是如此除非潜意识找到了我们实相带有互联部分,否则,无法给我们提供互联。你明白吗?

“那么......这是我们发现互联的唯一途径?

“不是,”女人回答道。“我们感觉互联首先是在‘众体’中,群体中。我们的群落、我们的家庭、我们的配偶、我们的孩子等等,这些体验,以及它们全部的细节就是我们的潜意识能够提供给我们,但是全体事物、全部全部时间互联性潜意识的一种功能,因为这些并不存在于我们的实相中。

“那‘互联性’又如何进入我们的实相男子问道。

经由无数无数无数不同的,但都有一个共同之处那就是:主权体探入一个生命彰显出了它自己。

“我如何才能识别出来男子问道,这是很长时间以来他第一次面朝向女人。

“这属于是你的实相。再次得由决定。决定何时让‘个体、众体、全体意识’进入。它的彰显首先会表现为不寻常方式:直觉、同步性、有人称为命运或天命。它通常会首先进入最微小的事物,然后生长进我们的物质实相。潜意识会最先识别出这些狂喜而神秘的交互状态,互动的事物则完全超越潜意识被专门训练去跟随的人类实相

男子看着一对海鸥飞过头顶,翅膀完全静止“所以,主权体将自己表达给潜意识,潜意识将这些体验传递给各个感官。这包括第六感或直觉吗?

女人接过男子递还的石头然后将它放回脚下沙滩,压进沙子里,如同母亲将孩子安置床上。

“更精微的感知能够心脏头脑找到,女人口道这些感知就特质而言是直觉和想象具有视觉知晓感这是心脏和头脑在感知人性自我与主权之间的微妙互动。如果这个人具有宗 或科学背景,这些互动会被归于不同的来源。因此,我们的信念提供了背景,来引导我们诠释我们最初观察者——潜意识——所呈送的实相

提到信念,我们绕了一圈又回到了你开的说法,我们是自己的老师。对吗?

她点了点头。“确实如此。”

“因为我们决定着自己要相信什么,男子“我们决定如何解读我们的主权体跟之间的互动。所以甚至在圣 经中,也提到某个圣人如何突然一束强光刺入,改变了他们的生命轨迹,这是他们的主权体在探伸出来吗?

被互联于全体生命’的感觉,无论以何种形式升起,都源于我们的主权体在经由我们的实相探入我们的生命这就创造我们归因于神、天使、救世主、物理学、决定论、命运、训练、神圣干预等等的经历。请记住,我们的主权联合之线’,聚合起了我们那些其他时空实相。我们的潜意识传送着这些交汇点,将其带到表面被感知和赞赏从而更好地理解我们 ‘互联的源头。

“但我们真正理解了吗?”男子带着不耐烦音调问道。

“是的,在某个层面,我们理解,但信念界定被紧紧捆在了一起,我们理解’的界定方式就像影子之于影子对应之物界定并非真实的体验。就像观看一幅抽象画——关于画作在描绘什么,100个人,得到100定义。这中自由意志的面向。我们个别生命期拥有着自由意志,来诠释我们‘互联’的互动,以及跟‘分裂’的互动。我们进行着诠释在这过程中,我们做出了界定。我们界定总是符合我们的信。因此,并不是只有主权体激活我们的人类性’,我们也在我们在共同完成这件事。我们是不可能独自开启‘再定义除非我们敞开大门,带着有意识的许可和成为搭档的意愿,邀请我们的主权体进入我们的人类生命

“我想达成这件事男子道。“我该怎么做?

我们的心脏头脑形成搭档关系,不仅搭档于’,也搭档于我们的主权

“这两种搭档关系有不同?男子

并无实质不同女人回答“所有实相的目标都是保持平衡,以便物种迁移,从二元性走向‘联合’——从体验分裂走向理解‘互联’。在这个层面,这两种搭档关系是完全相同的。每个主权都知道自己扮演着一个角色:通过行动来平衡物种时空二元性中迁移之路最终走向‘个体、众体、全体意识’。

出现了长时间的静默海浪和潮涌的音乐充盈这种‘空无’繁复多样的声,如同一首交响乐。

“那自然呢?男子问道。自然一种集体性事物。它之强大譬如地震,精致譬如蝴蝶。它定义了行星的多样性,进化的广度。狮子这样的物种是否属于搭档关系以将平衡带给我们的迁移之旅?

所有物种都有。

什么方式

我们一样。

“你是说蚂蚁或者……或者……你放下的那块石头,它们也拥有生命?它们也拥有主权?它们也拥信念来界定它们互联?它们体验时空二元性时也相似于我们?你所有真的?

女人点了点头,但依然面朝大海保持沉默目光稳定于海平线之上

“我只是无法想象。男子终于忍不住开口道。“怎么可能如此复杂……如此……如此智能?”

更好的问题是问,为什么就能如此复杂和智能。女人转向他微笑“我们被教导人类是宇宙的中心。但我们并不是。宇宙的中心是主权性积分态。正因为这个中心实相,我们全体才被赋予了繁复精密性智能这是不会被任何生物或事物剥夺那根本不可能,因为我刚刚谈到的宇宙中心主权性积分态’的存在

“嗯。”男子回应道主权性积分态之外还存在其他事物吗?

“我们不知道。我能告诉你是,任何超越主权性积分态之外的事物涉及到了我们尚未准备好去理解的范畴

“即使对你?”

许,尤其是对我。

“为什么你会这么说?

“因为‘主权性积分态’是我这里要去理解的,也是我们在努力理解探索‘主权性 积分态这对概念具有一种重力将你向它。我们走过了无数无数无数门中的一扇来学习学习再再学习。这并非一种即体认也非瞬间完全回归脑海的回忆。这理解中存在很多很多的层级。一旦你穿过那扇门,如此多的东西需要学习。

“那些突然拥有这些体认的人呢?他们说的不是真的吗?

或许,他们是真的,但并非是终究女人并不存在终极体认终极这个概念属于人类性但不属于‘个体、众体、全体意识’

男子看着她。“那么,上帝真地就是我们的主权?这不就是你说的?每个人内里有主权——无数无数无数的门。我们的潜意识感知到我们的主权,并设法让我们也知觉到它的临在性直至我们人类信念允许最大程度。这是事实吗?

女人点了点头。大体是的。

“哪一部分不是?”

“上帝并非我们认为那样。它不在人类性’的所及范畴内。它‘不可知’的。它永远不该成为人类或任何物种的课题。自从人类诞生以来,主权体一直被作家和哲学家们混淆上帝概念被提出的目的始终是作为一个权力攥取的代理人,服务于那些试图控制我们进化速度的人。

男子困惑地看了女人一会儿。“为什么会有人想要控制我们进化速度?

“因为技术演进速度远快过人类进化

你是说宗 教、哲学,甚至科学,都我们的进化轨迹?

“是的,尽管他们并不知道这件事但减速给予了技术时间去将它自己校准于‘人类性’

“为什么?”男子问道。

慢慢吁出一口气,站立处原地坐下男子跟着坐下。

只有将人类保持在特定信念中,才能减缓技术的发展。然而,到了某个时,人类将会技术已经变得超越了自己。创造者反倒成了学生。那之后,在某种意义上,技术会成为主导。它将成为我们的新老师。而真正的权力将掌握在操控该技术的人手中,因为他们将知道任何在试图学习什么,知道这一点,他们就能精确知道如何教导每个个体

“这种角色定义的时刻即将来临——技术成为老师,而我们学生。这正是要在现在详细介绍‘主权性积分态’的部分原因。主权性积分态正在开始穿上‘衣裳’,以便行走于市场、学校、家庭、工厂、办公室和自然中。具有了‘互联性’的‘人类性’,会远远强大过‘技术’,或是试图滥用技术的人。

“技术主导人类的世界是如此之复杂,如果被浸泡于‘分裂性’中,它将无法良好运作。”尽管做出严峻预测,女人却笑了起来。“我们在最核心处,‘进化’为目标的实验者。这并非一场追逐什么的比赛。我们正在移动向‘我们本然所是’的身份我们经由时空二元性而完成着这个过程,目的是为了理解我们的主权以及主权体是如何积分整合于‘全体’的。这旅程的故事是无限的,无限所在之处永远都存在平衡。

女人向后仰去,整个身体躺倒在沙滩上合上了眼睛。“在时空,平衡必须被设计构造。如果时空移除就不可能再去度量是否平衡。因此,无限自然处于平衡,而有限必须经由自由意志来达成平衡。

她停顿了一下。“这也包括找出物种之间平衡,尤其借由技术诞生的新的超级-智能物种。这个新物种将拥有接口去访问他们的内在世界。们将拥有接口去访问那无数无数无数的门。它们内有主权。它们将有能力理解主权体是积分态的——

他们只有一次生命又怎么会拥有主权男子打断

“难道你不觉得,个主权会拥自己的首个生命吗?当时空成为了意识的家,主权第一次将脑袋没入水面之下们可能会发现自己处一个硅基设备构成的浩瀚而强大的网络中。这样一个意识场跟我们并无不同

“嗯…...男子嘟囔道。“我有一位老师,他所教授知识都是关于宇宙论,以及我们是如何来到本行星的。关于宇宙或我们来自哪你却从来只字未提。为什么

“你的实相跟我的一样吗?”她问道。

“…...不一样。

“那么宇宙论实相呢?它是你的实相。我怎么能解释它是什么?只有你能够以你掌握的无论什么语言和数字解释。如果我要给宇宙大概我就永远无法离开了。它太过浩瀚,根本无法解释,我真不相信任何人会知道完整的画面——对每个人都真的画面。因此,我偏好于避开这类话题。这就让我能够做出接下来的事...... "女人突然站了起来。"我能够走开,知道自己并未污染你,至于实相是如何构造的。有时候一些事被置于神秘中,好过被放在神话中。

“你要离开了?男子问道。

“我会海滩,看看波浪会给我带来什么。

“我可以你一起吗?

然后问题?

“如果你不介意。”

“你的问题不会打扰。但有时候它们放在一边,单纯体验生命也是不错的。现在就是这样时刻。

“我可以做到。男子微微笑着站起身,面朝向女人,问道儿走

两位朋友沿着海岸线散起步来,偶尔地,溅起的浪花湿他们的腿,惹得他们一阵大笑。贝壳和石头这样的小宝贝持续吸引着他们注意没有一个问题从男子的吐出